《月色奏鸣曲[校园]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神秘小说shenmixs.com

她性格风风火火的,抱了一下松开,又把宋小竹拉了过来:“我们在台上都吓得要死,还是小竹说你肯定会想办法帮忙的。”

江瑜的目光看向了宋小竹,后者脸蛋红扑扑的,额头还能看到汗珠,有些夸张的舞台妆在那张还带着几分婴儿肥的小圆脸上,越发衬得人可爱。

她抿了抿唇,轻轻笑了笑。

“小竹,谢谢你。”

明明只是认识不久的朋友,却这样信任自己,江瑜心里无比熨帖。

宋小竹这下脸蛋红得像是火烧似的,连忙摆手:“谢我做什么呀,要不是你救场,我们肯定没办法表演了。”

说起这个,众人都有些心有余悸,追问起江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江瑜把前因后果简单说了,秦晴的怒火蹭蹭蹭地冒了起来:“我们还没找她麻烦呢,怎么她还跳起来了!”

秦晴脾气火爆,却并不鲁莽,更看不起那些下三滥的手段,不止她,在齐老师的影响下,一班的学生们个个都把三观立得很正。

用齐老师的话说,学生之间哪有不起摩擦的,但是阳谋可以,阴谋就是心虚——你要不怕输,做什么背后使绊子呢?

地图炮是不好的,哪怕之前七班就已经在篮球赛上惹怒了一班,但这些老实孩子也没想做什么事情报复回去。

可是现在,林美玲的做法显然让人感到恶心。

……

被唾弃的林美玲本人却丝毫没有感到快乐。

准确地说,从江瑜上台开始,一切就往她完全想象不到的方向发展了下去。

江瑜弹的内容,她是一个音符都没听进去,满脑子嗡嗡的只有那一句——她怎么敢?

还围在林美玲身边的几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面面相觑,谁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继续逗留下去,纷纷散了。

林美玲下场的时候他们吹捧得有多厉害,现在回旋镖打在脸上就有多疼。

同一首曲子,是个正常人长了耳朵都知道谁的更好听,这让他们还怎么自欺欺人地夸下去?

甚至还产生了一种错觉。

之前每年听的汇演难道都是假的?怎么从来没意识到林美玲的钢琴水平这么一般呢?

拍马屁的作鸟兽散,身边空空荡荡留出来一大截,林美玲要窒息了。

这些都是她希望施加到江瑜身上的东西,如今却变成了自己来承受,这让她怎么能接受!

如果还有一点理智,林美玲要做的事情是转头就走,随着时间流逝大家总会忘记这些小事,就像彭跃那样——毕竟一次小小的汇演,还不如彭跃当时做的事情离谱。

但林美玲这个人的性格就是如此,落井下石的时候不在意会不会暴露自己的恶意,吃到苦头时马上就要找人发泄。

一班的几个女孩正围着江瑜一起叽叽喳喳地聊天,冷不防地就听见一声冷笑:“哗众取宠!一次汇演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呢!”

快乐的闲聊时间被迫中止,众人抬起眼来,说这话的不是林美玲又是谁。

“啧……”秦晴的脾气都要暴走了,齐老师教她要文明,但是对方这种阴阳怪气,真是让人越听越不舒服。

而且她也搞不懂,为什么林美玲非得盯着江瑜不放呢?

这两人能有什么仇,江瑜显然不认识对方。

要说是因为钢琴,可在江瑜转学来之前,上一届有一个学姐也会弹钢琴,也不见林美玲当时这么针对别人啊?

还是说就是瞅准了他们一班脾气好,就要欺负?

顾不上自己还穿着闪闪发光的演出服,秦晴撩起袖子就要上去和林美玲说道说道,却被人拉住了。

拉住她的竟然是宋小竹。

平时总是文文静静又容易害羞的小圆脸沉下了脸色:“道歉。”

“道什么歉?”林美玲尖声道,“我又没说错!”

宋小竹很坚持:“道歉!”

林美玲骂了一句“神经”就要走,宋小竹直接拦在了她面前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,还是那句“道歉”。

宋小竹的眼睛很黑,黑黢黢的一双大眼睛盯着她看,让林美玲背后起了冷汗。

这边闹腾,后台的其他人也看了过来,林美玲深感丢人,胡乱地说了一句“抱歉”就要走。

一向温柔的宋小竹今天却像换了个人,直接拽住了她的手臂:“你不是诚心在道歉。”

“我——”

林美玲一个字刚吐出口,宋小竹打断她继续说了下去:“你要向谁道歉?是江瑜,是我们一班每一个表演的同学!”

“你没有诚意,因为你不觉得自己错了,即使被拆穿你用了歪门邪道,你的表情告诉我,你只是后悔没有成功把我们按下去。”

“你不尊重江瑜,不尊重我们,也不尊重今天这个舞台——你最不尊重的就是钢琴,在你眼里它只是你出名的工具。

“你爱慕虚荣,自私自利,气量狭小,你比不上江瑜,只配当个失败者!”

一班的女同学们惊呆了。

赶去给她们买水带毛巾,刚刚才赶回后台的严衡等人惊呆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梨子糕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神秘小说shenmixs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有花在野
【第一卷·末日将至·完】【防盗70%,有事会请假。】-本文文案-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,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。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。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,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,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。听说,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,堪称梦中情工。只不过……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?进入消失的一号线,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,长着鱼头的鱼人
言情连载279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