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神秘小说】地址:shenmixs.com

“苏炽欢!!!”

此情此景,谢尘高高在上的淡然终于消失无踪,他高声吼了句,大步上前死死拉着少女手腕,粗暴地将她扯了过来。

“你竟敢……”谢尘捏着少女腕骨的手青筋错起,怒目看去,那些被咬碎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没亲。

但也比亲好不了多少。

谢尘冷眼看着面前这对狗男女,仿佛他们此刻脱光了衣服在他面前媾和,但其实,两人的嘴唇并没碰到,只是离得近,小姑娘的唇瓣都被男人呼吸氤得湿红湿红的,看上去像是被肆虐了一番。

见此,谢尘微怔过后,心头的怒并未消散多少,手还死死拽着少女腕骨不放。

谢尘突然一吼,手腕又猛地传来痛意,她方才溺于奴隶气息和那张脸的意识终于清醒了过来。

然而,炽欢回过神后,她眨眨眼看向面前这个奴隶,竟是在想……

他知不知道去那无风崖意味着什么?

他不知道的,肯定不知道。

“苏炽欢,你当我死的吗?”少女的目光好像是黏在了那奴隶身上,谢尘额角抽痛,扣她手腕的力度又重了几分。

病白的肌肤漫出一片红。

手腕处又传来刺痛感,炽欢本就是个病秧子,谢尘用力如此之大,痛意自手腕蔓延全身,她忍不住咳嗽起来,整个人似是都站不住,摇摇晃晃。

少女吃痛,喊了声疼,她咬了咬唇,唇色是更加鲜艳,似是滴出血来。

谢尘微微眯眼,那双清冷凤眸毫无怜惜,反而手上又加重了几分力气:“你倒是惯会装可怜,苏炽欢,你以为我还会信你么?”

炽欢是真的觉得痛,她只觉自己的手腕都要被他折断了,刚想大骂谢尘让他放手,耳边便响起一道低沉男声。

“放开殿下。”

这声音低沉得有点古怪,好似从地狱深渊传来,透着一股阴森的冷,让人不寒而栗。

炽欢愣了下,抬眼看去,眸中映着男人身影。

高束的乌发落了几缕,那凌厉的侧脸掩在发丝间,在昏暗屋内更透着种令人胆寒的杀意。

手腕处的痛意渐渐消散,她有些怔然地垂眸,看到了奴隶那宽厚细长的手。

他擒住了谢尘的手,手背筋脉交错,指骨突出,那玄色束袖下的小臂肌肉虬结,炽欢似能感受到里面喷薄而出的力量。

两人对峙交锋,屋内霎时死寂,落针可闻,那人头还滚在几人脚边,鲜血在地毯结成了血痂,看去分外恐怖。

“放开。”

又是一声,低沉中带着刀剑般的锋利,毫无一个奴隶该对大臣应有的卑微和惶恐,甚至他此时,周身气势给人一种近乎绝望的压迫感,

对除了少女之外的其他人,这个奴隶似乎从来没有尊卑。

四周的冷具象成了锋利刀剑,炽欢被夹在这两个男人中间,喘气都艰难,脸更显苍白。

萧灼瞥到小姑娘惨白的脸,擒着谢尘的手又用了几分力气。

“放开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裙下之臣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神秘小说shenmixs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九九山人
路明非,有个弟弟叫张楚岚,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。“天师度,炁体源流,五雷正法,逆生三重,通天箓……”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,回到龙族的世界。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,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,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。龙,他要屠;爱的人,他也要护。如此才称得上健全!这力量,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。【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,讲明白前因后果,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!
言情连载15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