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茜和艾奇娜都很喜欢偶尔会飞到前台来的一只小黑雀。

它小得可以卧在掌心;几乎全部的羽毛都是黑的,连喙也是暗淡的颜色,只有尾羽处能看到一点点白。

她们猜测这小雀是哪位船客的宠物,不然怎会一直待在船上呢?然而,她们都不清楚它的主人是谁。

——身为普通人的两位姑娘,自然感受不到小黑雀身上微弱的原力波动。

事实上,它可说是迪莉亚的宠物,但更像是她的外置器官:简单地说,凡是小黑雀所见之物、所闻之事,也都入了迪莉亚的眼睛和耳朵。

虽然小黑雀从外貌上来说是鸟类,但它毕竟是迪莉亚不成熟的原力技能的表现,视觉、听觉和她本身是一样的。

***

格鲁岛是位于普利海海域最南边的一座二级岛屿,也是珞莉花号这次航行的出发地。

迪莉亚自那里上船后已经待了十几天;在此期间,珞莉花号先后在哈瓦雷岛、提特岛和马尼拉岛进行过停靠。

每当珞莉花号靠岸,迪莉亚就会派小黑雀飞到船外,借着它的眼睛观察新来的船客、寻找可供她下手的目标。

对她来说,这个目标得符合两个标准:第一是有钱,第二是能成为被获取金钱的对象。

第一点比较好说,只要观察对方的穿戴,迪莉亚基本就能判断个大概;第二点则比较宽泛,可能涉及的方面有战斗力、判断力和同情心等等,需要迪莉亚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具体分析。

……

在坎登和北纽,尤其是上层人士之间,最受欢迎的酒无疑是甘酒。

最先到达的哈瓦雷岛是著名的酒庄之岛,出品于此的甘酒被称为哈瓦雷酒;不仅在坎登和北纽广受追捧,甚至在赫塔和塞纳都有很好的口碑。

上面最顶级的酒庄有五个,分别是朗曼·威尔顿酒庄,伊莎贝尔·威尔顿酒庄,艾科赛特酒庄,维纳斯酒庄以及伦浓·戴里克酒庄……

当然,迪莉亚对这些既不了解、也不关心,她只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富裕的岛屿,出现她心中理想目标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令她失望的是,这个岛屿上的人或许正是因为经济富裕而满足于安宁恬静的生活,没有太多的追求;登船者寥寥无几,其中穿戴讲究的就更少。

勉强能成为考虑人选的只有一个三人小团队:两男一女,俱皆衣着光鲜,没有携带任何行李。

虽然觉得从他们身上获利的难度不算小,但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,迪莉亚还是控制着小黑雀飞进船里、落在前台接待台边。

没有人留心落到地上的一只鸟儿。

“三间套房。”其中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说。

有钱人。迪莉亚想。

另一个比较瘦削的男人向相貌精致的女人温言提议道:“柏莎,我们不如住一间吧,都快订婚了……”

“我妹妹还没嫁给你呢。”高大健壮的男人不悦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再说,又不用花你的钱,你多言什么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是我逾越了。”瘦削男人面带歉意地笑了笑,向着艾奇娜道,“那就要两间房吧。”

“好的,卡尔本先生。”艾奇娜带着不变的微笑,低头记录住房信息,“那么,a5号是奥凯·格雷格先生,a6号是柏莎·格雷格女士,a7号是卡尔本先生。”

这个人……迪莉亚借着小雀黑黑的小眼睛打量着名为卡尔本的瘦削男人,惊讶地发现他的原力波动十分微弱、身体素质也相当一般——这是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!

身为普通人也敢来参加超凡试炼,迪莉亚不知该敬佩他勇气还是嘲笑他的愚蠢:为了迎娶超凡世家的大小姐,这是连命都不要了吗?

可是,迪莉亚内心深处又觉得她其实是能理解的,至少她知道需要钱而没有钱是怎样一种滋味……如果她是卡尔本,为了迎娶一位有姓氏的女子也会赌上一切的。

在坎东、以及世界上很多像坎东一样难得见到超凡者的地方,姓氏代表着“家族”,家族资产倒还在其次,最重要的是血统——凡有姓氏者,即便本人不是超凡者,其祖上也必然出过多位超凡者,具有所谓的“超凡血统”。

超凡者,一个代表着力量的字眼……要是拥有力量,无论财富、权势,甚至生命,都不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……

望着那三人消失在拐弯处的身影,迪莉亚怔怔地想着。

……

随后到达的提特岛,在二级岛屿中算是比较小的;岛上居民多以捕鱼、打猎为生,过着清贫的生活。

自岛上出现了食尸鬼的踪迹后,陆续发生的几场血案使居民们人心惶惶。虽然后来抓到了几只新生的低等食尸鬼,但将他们转化为食尸鬼的“源头”一直没有被找到。来往的船只几乎绝迹,整个提特岛都被笼罩在一片惨淡的愁云之中。

才从奎鹿出来的迪莉亚对食尸鬼一事并不了解,但她也确实没对提特岛上的登船者抱有太大的期待。

结果和她料想的一样,一个能成为她目标的也没有。

……

马尼拉岛是珞莉花号本次航行中途经的最后一个二级岛屿,据说岛上居民的贫富差距很大。

迪莉亚对它也寄予了厚望;要是没有更合适的目标出现,她就只能寻个机会从a7号房间的那个男人身上下手了。

之前都没有被注意到,这时的迪莉亚借小黑雀之眼观察登船者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谨慎了——

不得不说,外面的人警惕性简直低得可怕,要是在奎鹿……

这个念头刚起,迪莉亚就感到了一股杀机。

准确地说,对方的杀机并非直接针对她,而是锁定了停在岸边树木枝上的小黑雀。

展翅欲逃而不能,迪莉亚心中慌乱,与杀机的源头对上了眼睛——

那是一个矮而胖的黑衣男人,头发短而稀疏,看上去大概有四十岁;不过他的实际年龄绝不会超过三十,否则就不可能参加超凡试炼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神秘小说【shenmix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神造之物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